档案馆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交流>>正文
从“以档养档”到“取消利用档案收费”的思考
2015-12-11 09:14 刘金霞 周亚 

根据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关于公布取消和免征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的通知》精神,全国各级档案部门自 2013年 8月 1日 起取消利用档案收费。至此,执行了27年的有偿服务“以档养档”政策画上了句号。这项政策一出台,档案界众说纷纭、各持己见、褒贬不一。笔者认为,取消利用档案收费是一项利国、利民的重大举措,是档案部门贯彻群众路线的重要措施,也是促进档案事业发展的新契机。从“以档养档”到“取消利用档案收费”,档案部门服务广大人民群众的脚步迈出了一大步。

一、“以档养档”的历史背景

档案界提出有偿服务的政策性依据有两个,一是1987年国家档案局和国家物价局联合颁发的《关于利用档案收费有关规定的通知》,其中规定“其他为落实房、地、财产、债务、债权、学历、工龄和解决纠纷、生产建设或进行其他盈利性商业活动以及进行汇编出版等有经济收益的一切机关和个人利用档案,均属收费范围。”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实施办法》第22条规定“各级各类档案馆实行有偿服务,提供档案按规定收取费用。”

实行“以档养档”主要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是认为档案信息具有商品价值,档案部门完全有理由把档案信息作为一种特殊商品进行有偿服务。二是由于政府公共资金投入不足,我国对文化事业的资金投入不够,多数地区综合档案馆的运营都有较大的资金缺口;允许文化事业单位开展有偿服务以弥补经费不足。

二、“有偿服务”的问题所在

第一,档案有偿服务的实际收费较低且用途多样,无法实现“养档”的目标。以某省档案馆为例,该省档案馆的馆藏档案资源丰富,档案查阅率较高,但是近十年来,该馆每年的档案利用收费都低于5万元,那么可想而知,全国大多数市、区、县档案馆的档案利用费用,都要远远低于这个数字。另外,从笔者的调研情况来看,这项收费的用途较为多样,有直接用于本馆档案管理支出的,有上交给地方财政部门的,也有用于给工作人员发奖金的,这与有偿服务“以档养档”的初衷有较大距离。所以,档案利用收费对于“养档”所需的费用而言,实属杯水车薪,“养档”还是要靠财政拨款。

第二,收费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档案利用。以某省档案馆为例,来馆利用档案的用户主要是机关和企事业工作人员、学生和学者等普通市民。利用者当中,普通市民的人数占总人数的70%左右,是档案利用的主体。机关、企事业工作人员利用档案的费用可由各自单位报销,而普通市民利用档案则需自己付费。这就给档案利用的主要人群带来了一定的经济负担,限制了档案的利用频率和利用广度。事实证明,取消收费后利用者大幅增加。因此,收费只能抬高档案馆的门槛,限制了更多的人对档案这一公共资源的利用,弱化了档案馆的社会影响力和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

三、取消收费后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一,相关法律法规需要修订完善。取消利用档案收费后,国家和地方相关的档案法律法规应及时修改,从而与现实情况保持一致,并能够为工作开展提供保障。然而,当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实施办法》及各地的实施办法仍然有利用档案收费的相关规定,一些地方上的档案规章对于取消档案收费也没有明确的规定,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模棱两可的条款。这样的现状显然与取消档案利用收费的现实工作不相符合,所以亟需修订完善。

第二,需要加快档案馆数字化进程。取消利用档案收费后,档案利用者增多、复印量激增,这给档案原件带来了较大的安全隐患。目前,档案部门还有相当一部分档案没有完成数字化,特别是对于馆藏数量巨大的省级综合档案馆来说,其档案数字化工作在短期内更是很难完成。

以四川省档案馆为例,其馆藏档案数量多,有很多档案未能及时进行数字化。在开展利用工作时,提供给档案用户的还是档案原件。取消利用档案收费后,珍贵的馆藏档案资源更是吸引了各界人士前来查档,利用档案的人数成倍地增长,这就造成了调卷量和档案复印量的激增,档案原件面临种种安全隐患。为解决这一问题,加快档案数字化是必由之路。档案部门应加快馆藏档案数字化工作,提高现代化管理水平,全面建成数字档案馆,大量提供计算机检索和查询服务,以保护档案原件,确保档案实体安全。

作者单位:四川省档案局 四川省档案局科研所

原载《浙江档案》2014年2期

关闭窗口